金融危機的緣起是房地產泡沫,而次貸的最典型的代表是“兩房”,即房利美和房地美,在引爆了全球的金融危機兩年之后,房地美和房利美終于要退市了,不是因為撐不下去了,而是因為股價長期低于1美元太難看了,與其每天在市場上丟人現眼,不如回家重新洗心革面。
??? 兩房的退市在中國后果很嚴重,中國老百姓很氣憤,中國的官員很沮喪,中國是美國的最大債權人,在兩房擁有債券就達到3700億美元,兩房的退市會不會讓中國這點投資血本無歸,沒有人出來作個詳細的解釋,越是這樣,大家越是胡思亂想。其實,債券和股權并不是一回事,股價和估值也不是一回事,退市和破產更是兩回事。盡管兩房最后一個交易日的股價暴跌了40%,市值蒸發了40%,但是并不影響凈資產,更不會影響到債券的收益,但是無論如何,兩房的投資都不能算是成功的投資,挨點罵也是必須的,中國政府的管理層如果能從中吸取點經驗教訓,那么,這筆學費也就不算白花,要知道3760億美元和2萬億的外匯儲備相比,并不算個大數,如果執迷不悟,才是中華民族最大的悲哀。
??? 外國政府,即便是美國政府,和我們認識中的中國政府根本不是一回事,他們往往只把自己定義為有限的小政府而不是無所不能的大政府,對于政府責任的認識和我們有天壤之別,對國有企業的處理態度也截然不同。按中國的概念,兩房是標準的國有企業,但是美國聯邦住房金融局就會發表聲明,要求他們自己從紐交所退市,美國人不認為這是政府丟臉的事,更不會大包大攬,打腫臉充胖子。畢竟退市和破產不同,要是能破產的話,兩房早就破產了,也不會等到今天。
??? 或許只是巧合,兩房退市的第二天,中國央行宣布重新啟動匯率改革,對外釋放出人民幣升值的強勁信號,第三天又是罕見的聲明,否認人民幣一次性重估,并且強調一籃子貨幣的新目標。人民幣升值無疑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必然,也是國民財富的體現,長期而言利大于弊,人民幣要成為國際通用的硬通貨,幣值堅挺是基礎,面值穩定是前提,升值預期就是動力。人民幣升值,不但中國股市大漲,亞太股市也跟著大漲,甚至歐洲市場也跟著上漲,充分體現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特征,只有美國股市例外。
??? 人民幣升值,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就會漲,這是常識,這種常識已經在人民幣第一次匯改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人民幣的第一次匯改始于2005年7月而終于金融危機爆發之時的2008年6月,人民幣對美元升值達到20%,此間不但中國的股市走出了一波歷史上少有的大牛行情,即便是樓市也是經歷了一次暴漲的過程。分析對比就可以發現,在2005年7月到2007年10月之間,股市和匯率走勢是一模一樣的,分化出現在6124點之后,而匯率走平則在4個月以后。
??? 人民幣升值的預期的形成對于中國經濟而言并非百利而無一害。因為一旦這種預期形成單邊的思維,那么套利的外匯就會源源不斷進入中國。在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的情況下,我們的外匯儲備就會不受控制地增長,為了對沖,央行就不得不釋放相應的人民幣,流動性過剩就成了管理層解決不了的難題,為此不得不在貨幣政策上搞從緊,不得不提高存款保證金,也就是說,在目前的匯率管制下,央行管理這么多外匯儲備的操作能力是有欠缺的,對策是單一的,很容易被動,能不能擺脫2008年的陰影,是考驗大智慧的。
??? 歷史會有驚人的相似,但是不可能完全復制或拷貝。二次匯改和一次匯改不會一樣,對股市的影響也不會一樣,但是二次匯改的啟動,在很大程度上實際上是封殺或縮短了這次市場調整的空間或時間,股市未必會馬上上漲,但是對于價值投資者而言又有什么影響呢?又有誰會在乎這一天半天的行情呢?股市第一次突破2500點是在2006年的最后一個交易周,那時的匯率是7.81,而現在人民幣的中間價已經升到了6.78,指數還在2500點徘徊,比照兩房退市的標準,包括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在內的這些金融指標股都不夠交易的資格,更不用講還沒上市的農業銀行了,這就是我們要的股市?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