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以銀行貸款為主的間接融資渠道是支撐實體經濟發展的主要方式,而以股市、債市為主的直接融資渠道卻占比偏低。

近年來,隨著中小企業的增長規模迅速擴大,以銀行貸款為主的間接融資渠道已經無法滿足他們的資金需求。同時,因傳統金融機構熱衷于優先給予大型國企等發放貸款,待大型國企及知名上市公司獲取貸款后,鮮有中小企業能夠從銀行中獲取低廉的貸款資金。

此外,以股市、債市為主的直接融資渠道也大大限制了中小企業的準入。以股市為例,其中,主板市場的上市要求偏高,不僅要求企業發行前三年累計凈利潤超過3000萬人民幣、發行前三年累計凈經營性現金流超過5000萬人民幣或累計營業收入超過3億元,而且還必須滿足上市股份公司股本總額不低于人民幣5000萬元等條件。至于創業板市場,其上市條件也具有一定的門檻。其中,企業最近兩年連續盈利,最近兩年凈利潤累計不少于1000萬元,且持續增長或者最近一年盈利,且凈利潤不少于500萬元,最近一年營業收入不少于5000萬元,且最近兩年營業收入增長率均不低于30%等條件也限制了大多數中小企業的準入。

當前,正處于中國經濟轉型的敏感時點。而“兩多兩少”正屬于當下急需解決的重要問題之一。

所謂“兩多兩少”,即中小企業多,融資渠道少;民間資金多,投資渠道少。近幾年,管理層多次強調提高直接融資的比重,通過大力發展直接融資,滿足中小企業的融資難題。

一方面,加快推進股市發行核準制向發行注冊制的過渡,不以持續盈利能力為審核標準,大幅降低企業的準入門檻;另一方面,加快新三板等市場的擴容節奏,并逐步推進做市商制度,進而激活新三板市場。

最近兩年,新三板市場的擴容節奏明顯加快。據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發布的數據顯示,近期新三板掛牌企業將超過1100家,其中包括近900家已掛牌企業和200多家已同意掛牌的企業。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新三板的擴容加速,不僅對其掛牌準入不設財務門檻等指標,而且還將原有的范圍擴大至全國范圍內符合條件的企業。由此可見,新三板市場的規模將會越來越大。

需要注意的是,對部分利潤虧損,卻具備高成長預期的中小企業而言,他們急需解決的難題就是“資金問題”。至此,新三板不設財務門檻等限制,無疑為這類企業創造了條件。

過去十年,是互聯網及高新技術企業成長壯大的關鍵時期。然而,因其無法滿足國內上市的準入門檻,或者無法借助其他渠道獲取發展的資金,最終大多數優秀的互聯網企業轉移至海外市場。十年之后,這些曾經不被看好的企業卻成為行業的龍頭企業。

因此,從國家戰略層面來看,發展培育具備成長潛力的中小企業成為國家未來的重點工作之一。而新三板的大擴容及后期轉板制度、做市商制度的落實也是國家的戰略性布局。

顯然,就上文的分析而言,新三板的大擴容屬于國家的長遠性戰略工作,也為解決我國中小企業的融資難題創造了條件。

然而,回歸現實,新三板大擴容卻會令A股長期承壓。

首先,新三板市場的規模持續增長,累計融資量呈現出倍數式增長。

根據不完全的數據統計,新三板2013年全年共有48家公司定向發行股票融資,累計發行2.64億股,累計融資7.76億元,平均每家公司融資1600余萬元。然而,到了2014年,這一融資規模卻大幅飆升。

據數據統計,截至2014年6月30日,新三板掛牌公司總數811家,總股本280億股,比2013年末分別增長128%、188%。2014年上半年,股票發行融資余額52億元,較2013年全年融資金額高出5倍以上。

不可否認,新三板成立之初,其對A股市場的影響并不明顯,甚至可以忽略。不過,隨著新三板擴容速度的加快,新三板對A股市場的沖擊影響也會越來越明顯。

再者,在轉板制度及做市商制度的誘惑下,必然會大幅提升新三板市場的吸引力,從而達到分流A股資金的目的。

據悉,今年8月1日,證監會新聞發布會公布十條措施提出要完善創業板制度,在創業板建立單獨層次,支持尚未盈利的互聯網和高新技術企業在新三板掛牌一年后到創業板上市,進一步支持自主創新企業的融資需求。此舉將會激發市場參與新三板的熱情,同時贏得部分為博取轉板預期利潤的機構投資者。

除此以外,做市商制度的推行將會進一步激發機構投資者參與新三板的熱情。

過去,因市場對新三板的認識不大清晰、且掛牌企業多為成長初期的中小企業。至此,新三板的交投非常冷清。同時,因券商在新三板上僅能獲取一定的掛牌推薦業務收入,券商的參與積極性也大大減退。

有消息稱,做市系統將于8月25日上線,且隨后的基礎制度建設也將逐步完善。因此,在做市商制度預期下,新三板交投將得到激活,機構投資者可參與的機會也將明顯增多。而券商也可以從中獲取買賣差價利潤,提升參與積極性。于是,在新三板交投得到激活的同時,卻對A股市場形成一定的負面性沖擊。

綜上所述,筆者郭施亮認為,在我國經濟轉型的大背景下,新三板大擴容符合國家的戰略性布局,也為解決我國中小企業的融資難題創造了條件。不過,隨著新三板轉板制度及做市商制度的逐步落實,新三板大擴容長期沖擊A股市場已經成為一個不可回避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