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 希馬拉雅?

??? ?在城里買雞一般都是商家當面給做好了拿著,用一把剪刀對著雞脖子“咔嚓”一下扔進一個塑料桶里,任憑被宰者如何掙扎,終究是一個死。小的時候看見老家的大人們殺雞那要“精彩”了許多,估計現在仍然是如此吧。先把要宰的雞用一把米騙進圈子里,抓住之后,把脖子的毛摘一摘,用力把脖子蜷曲成一個“弓”形,用菜刀向著繃緊的雞脖子這么一抹,鮮血就噴將出來,無論被宰的雞怎么掙扎,手一定是不能松的,直到慢慢流盡了血,才扔出數米開外;可憐的被鋸斷脖子的雞,臨死前為人們做出最后的表演,不斷跳動著,在地上盤旋著,最后絕命歸西。這是人的殘忍嗎?其實最殘忍的是那些不會殺雞的人,先是把雞脖子用刀來回拉鋸幾次,就匆忙地扔了出去,可是這雞就是不死,甚至又逃命似的張開翅膀飛了起來,這殺雞的人便拿著木棍追趕,畢竟人比雞聰明而且能力強一點,最后呢這只雞喪命于木棍之下。

被宰的可憐的雞,越是臨死的時候,卻越是要猛烈跳動幾次,哪怕是跳動得再優美,也不過是增加了觀者的傷感而已。

???? 或說雞的命運最后總是被殺的,如果不是被人吃了,就是被別的食肉動物吃了,這就是自然界的天演規律。但仔細觀察世界上沒有比人更殘暴的了。例如這只雞固然總是要死的,可為了要抓住這只雞,卻先要用一把米去引誘,而從人的角度考慮,你可以說雞們太貪,太笨,太愚蠢。但從雞的角度考慮,這絕命的一把米和昨天的那一把米沒有什么本質的區別的,既然習慣了每天的一把米,怎么能想到人是如此詭計而設了這么一個大圈套呢?或說雞的命運總是要死的,至于如何去死,其實并沒有什么區別。例如夜里被狐貍叼走是一個死,因為瘟疫是一個死,一刀斬首是一個死,而鋸了脖子再用木棒打擊也是一個死。死而已,沒有什么可以討論的。其實不然,不論是動物還是草木,都是生命的形式,固然在食品的鎖鏈中,各自安分是自然的規律,但如果不考慮生物的特性,惡毒地殘害生命,就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這正如韓國人吃狗肉應受到譴責一樣,前一階段某些商人為了給牛肉加水,強制性的給活牛從鼻子注水就是一種劣行。世間都有自然的規律和倫理,違反了就要受到懲罰,例如薩斯等瘟疫的流行就是人違反自然界道德的后果。

???? 任何市場都有自己的規律,有時候為一把米會把自己的命送掉,這并不能說送命的人太貪心,只是他無法理解做圈套者的惡毒罷了。只是這個世界,該來的總該是會來的。正如??? 還好,我們的股市建設的本意并不是要建一個“屠宰場”。